“忙人”老宋 ——追记埇桥区道东街道港口社区残疾人助理员宋桂营
发布人:办公室  发布日期:2016年08月30日

    “忙人”老宋终于不用再忙了。711,周一早上,在埇桥区道东街道港口社区居委会,本来总是最早上班的宋桂营,却没有来到办公室。随着手机的屡拨不通,直至噩耗传来,大家才知道,老宋凌晨突发疾病去世了。

同事任茹至今仍不愿相信:上周日,她还与宋桂营在社区一起收城镇居民医疗保险,可第二天就看不到宋哥“憨憨的笑”了。翻开10日当天的医疗保险登记表,小任的眼里噙满泪水。

“我不走,我要守着宋哥,送他最后一程。”11日晚,社区居民王胜利从家里赶来,通宵守在宋桂营的灵前。

54岁的宋桂营走了,走得那么突然,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难以接受。追悼会当天,街道和社区干部,许多社区居民,特别是他的“小伙伴”——残疾人群体,纷纷自发前来吊唁,送别他们心中的“忙人”老宋。

宋桂营生前系港口社区党总支副书记。他是一名左手截肢的残疾人,20078月,以优异成绩考取埇桥区残联马盐社区(现划为道东街道港口社区)残疾人助理员岗位。在社区任职以来,他身残志坚,任劳任怨,处处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赢得了辖区干部群众的广泛赞誉。

“忙”,于事业:“党的事业,就是我生命中的太阳!”

“忙人”老宋的称号,其实是大家送的。

这是为啥?社区党总支副书记、残疾人助理员、为民服务全程代理员、社区网格员、综治协管员、社区报账员、人口普查指导员、信息宣传员……光看宋桂营的众多“头衔”,就知道他是一个闲不住、热心肠的大忙人。

“别看‘头衔’这么多,任务多么重,交给他的每一项工作都干得十分出色。”这是分管港口社区工作的街道党工委委员魏正民对老宋的评价。

去年9月,中残联、省残联相关负责人来到港口社区,开展残疾人基本服务状况和需求专项调查。从社区总体状况到个人具体情况,调查组提出的每个关于社区残疾人问题,宋桂营都如数家珍,对答如流。问他为什么这么清楚,宋桂营摸摸残缺的左手,憨憨一笑,“他们都是自个儿家人,没事就去瞅瞅,日子久了自然就熟了。”

20159月担任社区党总支副书记后,宋桂营的担子更重了,主要负责社区党建工作。虽然任职时间不长,但老宋的业务能力大家非常认可。街道党工委组织委员林颖深有感触,“今年党建工作的相关材料和报表比较多,但宋哥提供的每份材料、每个报表都十分详实、准确。”

在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中,宋桂营多数时间都花在走访社区党员、发放学习资料上。对每个党员的具体情况,他都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,为他们量身定制学习计划和学习内容。对社区固定党员,他经常组织大家一起集中学习;对一些流动党员,便建立台账,加强联系,督促着学习;对一些年龄大、行动不便的老党员,他把党建知识录进随身听里,给他们放着听,陪他们学习。

“把工作当成事业干,才会有不竭的动力。”这是宋桂营常说的一句话。在单位,他几乎每天都来得最早、走得最晚,从没有节假日,一直忙着手头“干不完”的工作。为社区200多名残疾人服务,他不只是随叫随到,更是主动上门,建立了一整套社区残疾人服务档案。为了方便工作,宋桂营还克服手部残疾和年龄的障碍,学会了用电脑打字和上网。

诚如宋桂营在一次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说的那样,“党的事业,就是我生命中的太阳,值得我终身追求!”

“忙”,于群众:“老百姓有啥困难,他总会第一个冲上去。”

宋桂营去世的时候,居民王胜利执意要为他守灵,而且哭得最伤心。

几年前,宋桂营在社区居委会门前认识了王胜利。得知他有精神疾患,又无人照顾、生活困难时,老宋便起了怜悯之心。时常给他塞点钱,带他泡个澡,天冷送去棉衣被御寒……点点滴滴让王胜利记念心间。

也许是自己身患残疾和长期从事残疾人工作的缘故,宋桂营对残疾人群体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。2008年冬天,一次走访中,宋桂营走进残疾人王之玉的家中。由于年久失修,王之玉家的房子成了危房,一家4口挤在了一个狭窄的简易棚里。棚外寒风刺骨,室内冷如冰窖。这怎么能住人呀?看到王之玉家的状况,他顾不得凛冽的寒风、冰冷的雨雪,四处奔波起来。残疾的左臂冻僵了、冻麻了,他就用棉花絮裹住,用另一只手骑着自行车,颤颤颠颠地一路前行。短短几天时间,他帮助王之玉减免了相关费用,办理了建房手续。后来,王之玉搬进了宽敞、舒心的家。

社区老党员王文周是一个残疾人,长期卧床不能出门。宋桂营向街道残联反映他的实际情况,并在全国助残日当天,骑着三轮车,带上王文周,领到了一部由残联捐赠的崭新轮椅。每次王文周推着轮椅出门,逢人就夸老宋好。

726,记者来到港口社区居委会。在墙角一隅,堆放着一堆废旧报纸和饮料瓶等。宋桂营的同事都知道,这堆废品是老宋为社区居民陈随启收集的。

年近70的陈随启是港口一位重度肢体残疾人,膝下无儿无女,靠政府发放的补助金生活。担任社区残疾人助理员时,宋桂营就成了陈随启家中的常客,只要老人有啥困难,总会想着帮着解决。

“老宋心很细,看到大随(陈随启)捡拾废品,便收集起单位的废品,存起来给大随。”社区老党员张交振回忆说,自己家由于父母身患重病,过得也十分困难。考虑到自己是党员,就没有申请相关补助。宋桂营摸清情况后,主动为他办理了手续,帮他渡过难关。

港口社区党总支书记崔开泉动情地说,“老宋就是这样,只要遇到群众有困难,他总会第一个冲上去。但自己的事,却从没想过。”

“忙”,于公心:“公事与私事相权衡,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。”

要不是老宋去世,很多人还不知道宋桂营的心脏已搭了4个支架。不论在单位或在社区,再忙再累,他也从未提起过自己的病情。

“如果说老宋的心里有台天平,把‘公事’与‘私事’放在一起称重,那么重的那头永远会偏向‘公事’。”宋桂营的姐夫吕洪泉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。

来到宋桂营的家中,40多平方米的空间显得十分拥挤。老伴吕洪玲没有工作,加之两人长期患心脏病,吃药看病花销很大,老宋自家的日子过得也十分拮据。

吕洪玲告诉记者,老宋每天加班到深夜,却极少在外吃饭,即使是1块钱的烧饼也舍不得吃。每次加班回家,他就热一下剩菜剩饭,简单对付一下又投入工作中。

与宋桂营共事多年,大家几乎没见过老宋穿过新衣服。但“七一”前夕,社区组织党员到小岗村接受革命传统教育期间,老宋穿了一件崭新的白衬衫,格外惹眼。“这是我这辈子穿得最贵、最好的一件衣服了。”宋桂营半开玩笑地说。事后大家才知,这件衬衫不到200元,是父亲节儿媳妇买来孝敬他的,他一直放在衣柜里没舍得穿。

即使自己过得再苦,老宋也总想着群众,决不占群众半点便宜。他为租房户赵玉英全家4口人申请办理了廉租房补贴,为表感谢,赵玉英花好几百元买了一个烤箱送到他家,老宋见到后立即叫妻子原封不动退回。社区有一个耳聋残疾人,符合低保条件,宋桂营主动为他办理,其父母买了两条香烟送来表示谢意,被老宋婉言拒绝。

与此同时,老宋还自费为残疾人送春联、捐衣服,为留守儿童送书包、送本子,为社区残疾人贫困学生捐资助学。居民余良玉得了白血病,老宋知道后,不仅想方设法地组织大家捐款,还掏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。

在宋桂营办公桌的抽屉里,整整齐齐放着一叠荣誉证书:“全市残联系统自强模范”、“全市十佳残疾人工作者”、“埇桥区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埇桥好人”……宋桂营生前视它们如珍宝。

如今,“忙人”老宋走了,但他为群众做的一件件实事、一桩桩好事,仍深深地镌刻在辖区老百姓的心中。(谢文东 马竞)